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职场心理  >   职场减压  >    内容

警惕在职场中出现“心身耗竭综合征”

作者:乌尔里希.克拉夫特|文章出处:互联网|更新时间:2010-07-20

      自从9年前在商界谋得职位后,拉里在工作中全力以赴,在职场上平步青云,始终保持着模范职业经理人的形象。28岁那年,他进入美国一家咨询公司,不久便得到晋升,负责公司的很多事务。公司给他配了一辆车,外加一份让人羡慕的高薪。令人满意的工作业绩背后,是连续不断的出差和每周60~80小时的工作,以及频繁的周末会议。但他对此并不介意。拉里说:“偶尔,我也会感叹这份工作带来的巨大压力,但我真的乐在其中。这么长时间以来,它带给我许多快乐。”

  直到有一天,拉里突然倒在自家公寓门外,出现严重头痛、心率加速和头晕目眩等症状,被送进了医院的重症室。1年后,他回忆说:“起初,我以为自己患了中风。”但是医生却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诊断结果:心身耗竭综合征(burnout syndrome)――拉里是因为多年的过度操劳才病倒的。

  许多专家相信,在这样一个“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的时代,像拉里这样的病例并不罕见,且发病率正日益增长。美国职业安全健康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旗下的一份刊物称:“现在,工作压力对员工健康造成的危害,也许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严重。”虽然,精力开始自然衰退的中年人因过度操劳而引发身心衰竭更常见,但同样情况也可能出现在青年人身上。2005年11月,Spherion公司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劳德代尔堡委托发起了一项哈里斯互动民意调查,结果发现,年龄在25~39岁之间的工人,1/3因为工作而感觉心力交瘁。

  “心身耗竭综合征”这个概念,最早出现于20世纪70年代早期,是由美国纽约的心理分析学家赫伯特·J·弗罗伊登贝格尔(Herbert J. Freudenberger)提出的。当时,弗罗伊登贝格尔注意到,他曾经无比满意的工作,现在却让他感到疲倦和失落。后来他又注意到,随着时间的推移,身边的许多医生也变得情绪低落、愤世嫉俗,对病人也越来越冷淡、越来越漠不关心。

  不久,弗罗伊登贝格尔开始在医学界以外的领域寻找案例――他发现,类似的情况在许多行业中普遍存在。很多人的身心都饱受折磨:在心理方面,他们情绪容易波动,睡眠不稳,而且注意力无法集中;在生理方面,他们腰酸背痛,或者出现消化系统紊乱。这种因职业生涯而导致身心俱疲的状态,被弗罗伊登贝格尔定义为“心身耗竭综合征”。

  这种小毛病没有专门的统计数据支持,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心身耗竭综合征在这个领域的“圣经”――《精神障碍的诊断及统计手册》(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中,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分类。相反,它被归入了“未分化身体形式症”(undifferentiated somatoform disorder)。不过,即使没有确凿的统计数据,专家们仍一致认为:各行各业的工作压力正在增加,人们正在疲于奔命。

  现在,我们已经很清楚地认识到,长期紧张在诱发心身耗竭综合征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从生物进化的角度上说,人体的应激反应(stress reaction)是一种有效的保护性反应。它可以帮助人类和其他动物躲过眼前的危机――如凶猛食肉动物的突然出现。在我们意识到危机前,大脑就察觉到了潜在危险,并在1秒钟内迅速启动了一系列生理反应,使我们做好战斗或逃跑的准备。肾上腺素流入肌肉,让我们行动更加灵活;感官也变得更加敏锐;身体还会关闭一些不太重要的系统(如消化系统),来保存能量。

  问题在于,就算我们面临的危机有所改变――不再是一头饥肠辘辘的熊堵在洞口,而是气急败坏的老板要求你在30分钟内搞定PowerPoint报告,这种警报系统同样能发挥作用。当我们人手短缺,无法按期完成任务时;当我们心急火燎,赶去参加一个会议时;当我们手忙脚乱,在最后一刻为出差打点行装时――警报系统会一次次亮起红灯――这时,肾上腺就会分泌压力荷尔蒙,使心跳加快、血压上升。如果这种紧张状态持续数周、数月甚至数年,身体便会不可避免地发生病变。持久的压力会引发高血压和心脏病、弱化免疫系统,使我们更加频繁地遭受病毒侵袭。

  恶性循环

  对许多心身耗竭综合征患者来说,发病原因大同小异。厄运往往会降临到最佳员工的头上――这些人总是欣然接受一大堆任务,并且干劲十足。工作已经成了展现他们个人价值的重要部分。正如拉里描述的那样:“从某个角度上说,工作已经消耗了我大量精力,以至于其他方面的需要变得不再重要。在工作上投入过多,令我陷入了一种不断恶化的、疲惫和漠然的状态中。”

  为了处理那些堆积如山的公务,这位可怜的员工不得不加班加点,在办公室里一直熬到深夜,忽视身体锻炼、无视饮食规律(胡乱吃些不健康的快餐,或者干脆饿着肚子挺过一顿)、取消私人约会、甚至错过孩子们的足球比赛,最终如拉里所说的那样:“我把自己完全孤立了起来。”人类是社会性动物,当正常的人际交往被切断时,我们不可能感觉良好。瑞士联邦理工学院苏黎世分校的曼弗雷德?舍德洛夫斯基(Manfred Schedlowski)说:“来自家庭、朋友和同事的支持是抵抗压力的重要缓冲剂。”最近,他已经创建了一个课题小组,研究工作压力的起因与后果。

  另一个危险因素,是他或她工作时拥有的支配权,以及努力工作后得到的赏识。精神病学家于尔根·施泰德(Juergen Staedt)在德国柏林开设了Vivantes医疗中心。他提到这样一位患者:她曾是一位成功的部门主管,连续数年表现出色――直到公司进行了结构调整,虽然她极力争取,仍无力扭转部分下属惨遭解雇的命运――这无异于在她脸上扇了一记耳光。此后,失眠、厌食和怀才不遇的怨恨一直困扰着她,最终将她送进了施泰德的医疗中心。他解释说:“这样的挫折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心身耗竭综合征患者的个性会让他们无法跨越这些挫折。他们的整个自我形象都被敲得支离破碎了。”专家们把这种受挫称为回报危机――他们会觉得自己在工作上耗费的大量艰辛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这种情况会使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这些患者的工作能力下降是迟早的事。他们会发现,自己很难集中精力,创意越来越少,记忆力也越来越差,并开始犯错。“然后,恶性循环就开始了,”施泰德解释说,“一旦意识到自己的工作不再像以前那样出色,身上的压力就会变重,事情会越来越糟。”就拿一向温文尔雅的拉里来说,他开始将自己的失误迁怒于同事,并批评和斥责他们。

  压力和对自身的不满会在精神上留下烙印。日渐消退的自尊和对失败的焦虑折磨着他们,使这些心身耗竭综合征患者丧失信心,毫无斗志,终日在痛苦中煎熬。他们可能会在酒精和药丸中寻求安慰。一些人甚至尝试自杀。

  这些患者往往是最后一个意识到自己病情严重的人。没人会在一夜之间彻底变得身心衰竭,恰恰相反,他们的精力是逐渐衰退的,速度慢得让许多人从未察觉出这些细微变化,直到情况已经变得相当严重。加班时间的延长,甚至在周末加班,他们会认为,“没有问题――我现在只是有点疲劳而已”。可接下来,许多第一次就会陆续登场:他们会取消观看网球比赛的安排,或者错过与朋友计划了很久的周末旅行,还不得不为此不断地道歉――办公桌上的公文堆积如山,他们不能丢下工作不管,不是吗?

  “我当然察觉到事情有点不太对劲儿,不过我想,我应该可以设法应付过去,”拉里回忆道。当他最终倒在自家门前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需要帮助,“正是这一记当头棒喝救了我的命”。

  施泰德用一个比喻来说明这个问题:“如果你有一辆车,你就应该每年对它检修一次,并经常检查机油。心身耗竭综合征患者从不会把他们的‘汽车’送去检修。他们通常全速行驶上千公里后,因发动机突然失灵而大吃一惊。他们完全忽略了日常维护。”

  心身耗竭综合征患者无法在工作以外的生活中找到生存的意义,因此对他们来说,放松一下、关上电脑休息5分钟之类的建议完全不起作用。所有想克服这个问题的人,都必须学会这一点:除了事业成功以外,其他事情也可以带来成就感。这正是精神病学家施泰德着手进行治疗的突破点。他说:“我们所做的事情有点像快乐训练营。在我们的治疗方案中,烘焙饼干、绘画和散步所占的比例,与运动及与他人交谈同样重要。最终,这些患者学会了如何仅仅因为快乐而去从事某项活动。”

  舍德洛夫斯基相信,这就是症结所在。“那些令你在事业上飞黄腾达的个性,正是现在必须摆脱的东西。”在对那些身心俱疲的经理们进行治疗的过程中,这位心理学家经常可以将他们的“人生规划”追溯到孩童时期。“比如,那些从小就学会必须守时,总是把事情做得非常完美的孩子,长大后便会从中受益,”他说。凭借这种根深蒂固的优点,他们会在学校中表现出色,在随后的职业生涯中也是一样。不过,现在他们还必须掌握一些新技能――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重新制定人生规划”是治疗方案中最困难的部分。它与大脑的运作方式有关。学会的时间越久,重复实践的次数越多,事情在大脑中扎根越深。舍德洛夫斯基称:“重新学习生活习惯,改变早已根深蒂固的生活方式,是一个耗时很长的训练过程。”他建议进行为期6个月的非住院治疗,在此期间,患者要在日常生活中不断练习他们更加健康的新生活方式。

  预防为主

  如果我们一开始就能避免落入过度工作和内心压力的恶性循环,就再理想不过了。苏黎士的课题小组正在研究,如何通过教育课程来减少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舍德洛夫斯基评论说:“现在的商业社会中,压力几乎无处不在。如果你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免受压力的影响,心身耗竭的危险就会大大降低。”

  压力的强弱是重要因素,却不是决定性因素。施泰德解释说:“如果一个人每天工作12小时,每周工作7天,仍能找到一种合适的方式为自己减压,他也许就不会出现问题。另外,也有人哪怕只做兼职也已经压力沉重,并最终患上了心身耗竭综合征。”

  抗压法则第一条:为你的身体留出一定的时间。相关的抗压方法非常简单,而且行之有效。这些方法包括:食用健康食品、有规律的锻炼身体、保证充足的睡眠。

  抗压法则第二条:工作狂必须在紧张与放松之间寻求平衡。或者,套用一句行话,要找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点。舍德洛斯基说:“每个人都必须找到自己的压力补偿机制。”一位女士也许可以通过长跑来减轻压力,另一位女士的放松方法可能是躺在自家的沙发上听古典音乐,而第三位女士可能更喜欢在她的花园里摆弄花草。这些习惯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须要全身心投入到一种令人愉快的活动中去。

  密切的社会接触也很重要。花时间与朋友、家人和同事相处,都有助于缓解压力。最后,学习一些放松技巧也会有帮助,如瑜珈或渐进性肌肉放松训练。

  德洛夫斯基强调,你必须先在头脑中跨出决定性的一步。他说:“在职业生涯的初期――当然越早越好――你必须接受这样一个观念:身体和精神健康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职位的晋升。”

  最终,拉里选择了一种更平衡的生活状态。他辞去了工作,修补了朋友间的友情,还实现了孩提时的一个梦想――周游世界。接下来,他重操旧业,在另一家咨询公司找到了一个更好的职位。不过现在,他已经掌握了平衡,将工作与“更多的运动、更多的休闲、更多的度假和更多享受生活的时光协调起来。尽管对我来说,工作仍像过去一样重要,但这些事情现在更加重要”。他喜欢这个结果。“生活从未像现在这般美好!”


标签: